星座配对|恋爱技巧|泡妞宝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0|回复: 3

如风网事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0

好友

1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2-3 10:48:29 |显示全部楼层
  2月14日,又是一个玫瑰花脱销的日子。这个时候,独身的人是不适合上街的。可偏偏我走出了门,而且是一个人。
  整条街都弥漫着花的清香,空气都变得甜丝丝的了。一对对情人依偎着从身边走过,一大捧一大捧的玫瑰,把女孩笑盈盈的脸衬得更加红润更加妩媚,这时候的男男女女,都毫不顾忌的把爱写了满脸。
  早春的风轻柔地挑起我的长发,又抚过我的脸,象德洋那温热的手。街旁花店里,孟庭苇又忧忧怨怨地唱着那首老歌: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婉转的旋律加上甜甜的空气,竟有些凄美的协调。
  “小姐,买支花吧!”
  虽然花来得不合时宜,但我不能拒绝卖花女孩那纯纯的笑脸和那朵娇艳的鲜花。而且,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走在街上手中不拿花的女孩是很引人侧目的。
  想找一个坐下歇脚的地方似乎很难,所有的小店,不管是酒吧,饭店,咖啡屋甚至是的厅,都人满为患了,而且大多是情侣,我知道去那种地方纯粹是和自己的心情过不去。
  街拐角有一家网吧,刚开业不久,看上去生意似乎并不算太好,冷冷清清的,一种莫名其妙的同命相怜的感觉竟油然而生。
  网上的世界永远都是精彩的,我无心看那些花花绿绿的新闻,鼠标轻点,进了一间名为“早春二月”的聊天室。
  网上的日子也是2月14,聊天室里挤满了自称是单身的人们。我懒懒地看着一次次刷新的屏幕,看着他们在彼此调侃。忽然,一行并不算醒目的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子文热情地为晴儿端上一杯热茶”
  一杯热茶?我笑了,一定是这位“子文”先生在一旁看我很久了怕我寂寞吧。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在键盘上敲出了谢谢两个字。他似乎不高兴了,“你为什么这么吝啬,一个字也不肯多说吗?”
  说?我能说什么,德洋选择了情人节的时候来跟我说分手,盼了很久的情人节,心中的玫瑰花却已随风飘飞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有在这个看上去热热闹闹的聊天室里,我才会感觉暂时忘了冬天残留下来的寒冷。
  “情人节的夜晚,你将在何处逗留?”子文问我。
  “Everywhere!”我在键盘上重重地敲出。
  我本以为子文面对我冷漠的态度会知难而退,谁知他竟“紧追不舍”,似乎不把我拉进大家热火朝天的胡侃中就势不罢休似的。
  单身而又寂寞的女孩是很难招架得了像他这样猛烈的进攻的,更何况那天又是一个那么美丽而特殊的日子。
  子文告诉我他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文案策划。我问他有女朋友吗,他说有,是一家外企的“Office小姐”。
  那天和子文聊了很多,包括我和德洋的相恋及分手,反正是在网上,谁也不认得谁。权当找一个倾诉对象了。临别时,他在网上发了一朵玫瑰花给我,他说,情人节的时候,所有的女孩都该收到一朵的,我说我已经有了,他居然半天没有回应,怕他不开心,忙又补充一句-------没人送,自已买的!
  再到网上,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周末闲着无聊,鬼使神差地又去了“早春二月”。那里照样是热闹非凡。我看着屏幕上千奇百怪的名字,不知为什么,竟特别希望有子文。突然,一行红色的字很显眼的出现在屏幕上:“晴儿,你终于来了!”
  是子文!我惊喜,问,你到这多久了?
  “2月15日直到现在。”
  他的回答简单明了。“为了等你!”
  我有点不解,在网上,只一次偶遇,会有人如此-----痴情?何况,他是有了女朋友的人。
  “终于等到了你,我太累了,我的手机号是135,有空时打给我。”
  他竟匆忙地下线了。
  事情就是这么不可思议,更不可思议的是一向很乖的我没有听同事“网上不可当真”的劝告,竟和他通了电话并留给了他我的传呼号。电话中的他和网上略有不同,网上他嘴“贫”得厉害,所以我动不动就得“为维护正义而战”,而电话中他却深沉并且老练。他的声音低沉浑厚,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他一定是一个30岁左右已经成了家立了业的男人,凭着自己做了一年的热线主持人的经验,我断定。
  子文约我去喝咖啡,我拒绝了。做热线主持人那时,常有热心而且很熟的听众约我,见了面之后,与想象中总有差别,于是定会有些淡淡的失落。而且,子文给我的感觉……是那种对女孩很有诱惑力但却玩世不恭的极危险的人物。
  我宁可和他做电话里的朋友,这辈子都不想见他的面。把这话说给子文,他笑着问:“是不是怕被我迷住。”我嘴里笑骂他不要face,心里却有些蠢蠢欲动。
  他长得一定不会难看,我猜。
  越来越熟了,他知道了我公司的电话及地址,总吓唬我要到我公司来个突然袭击,明知他不是认真,可每次却都是被逼着叫几声子文好哥哥才罢休。
  他拿我当个小孩子,我也乐得在他那里找找被人宠的感觉。唯一让我觉得不得劲的是每次通电话他的结束语都是“Kissmeother!”
  这是网上很流行的一句俏皮嗑。我曾经对此表示过很强烈的抗议,但他说如果我不同意,他就要当面对我说。好在每次他只是说说而已,并没要我有什么回应,随他去吧,而且--------我喜欢他那种坏坏的带些狡黠的语气。
  闲下来的时候,常常会想起德洋,于是,子文成了我心烦时最首选的发泄对象。也怪,无论午夜还是黎明,他总是随传随“到”。
  我曾自诩自己是个对爱情专一的人,可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想起子文的时候远远多于德洋了。我无法解释这种变化,更无法控制自己感情的蔓延,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离开他!
  借着公司派我出差的机会,我没有和子文打招呼就一个人悄悄离开了,望着这个城市在舷窗外渐渐变小,一股咸咸的液体流进了嘴里。
  一下飞机,紧张的工作就接踵而来,每天和客户谈生意签合同,忙得不可开交,然而在每到夜深人静一个人疲倦地躺在宾馆的床上的时候,子文的名字就清楚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努力想忘掉他,但我总是失败。
  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手头上的事暂时告一段落,这才想起每天只顾得忙,该好好的到街上逛一逛了。
  街两旁挨挨挤挤的商店和摊床充分显示出了这座城市的繁华,可我却隐隐觉得缺少点什么,想来想去总也想不明白,突然,街旁一块小小的招牌吸引了我的目光:心缘网吧。天!我明白了,原来我一直在寻找的就是这几个字啊。
  坐在屏幕前,竟格外的亲切,我急急地寻找着“早春二月”的网址,心里却不由暗笑自己。
  聊天室里永远都是热闹的,一群又一群或陌生或熟悉的人们挤在这里,聊些个永远也聊不腻的话题。我无心参与,只是默默地看着一行行不断刷新的字幕。我潜意识里真希望子文能在里面,虽然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回到往处,我感到了从没有过的累,和前几天的腰酸背痛完全不同,这次是一种从内心深处一点一点向外延伸的痛楚。
  回到公司,已经是半个月后了,还没等在椅子上坐稳,同事林宇就拿着一大捧黄色的玫瑰花走了进来,没等我回过神来,林宇笑着对我说:“别误会,我可没这份荣幸送你花,这是一个没留下名字的先生送来的,已经好多天了,这不,都要枯了。”
  虽然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收到男孩子的花(德洋宁可用这钱去买只烧鸡给我),但我并没有惊喜或是激动,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定是子文。花束里夹着一张淡粉色的卡片,上面只写了几个字:晴儿,祝你快乐!!!
  只有子文知道我喜欢黄色的玫瑰而且只有他叫我晴儿。
  花已经快要枯萎了,但那耀眼的黄色却仍然执着地鲜艳着,一时间,我的泪竟滚滚而落。德洋和我分手后,我深深知道失去爱的滋味,我不想让子文的女朋友也有和我一样的遭遇,我的理智在苦苦控制着自己的感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学会了抽烟,当我意识到自己这种变化时,我已经离不开这些东西了,在单位加班到深夜,烟更是我不可缺少的朋友,而每到自己渐渐被满屋的烟雾包围的时候,我就会感到难言的失落与寂寞。自从与德洋分手后,我就很少再回到我租的那个小屋去住而宁可在单位睡沙发,因为我害怕孤独,从前,经常是德洋看着我睡熟了以后才轻锁上门走的。
  8月14日那天是我的生日,和朋友们一直闹到了深夜,回到单位已经是精疲力尽,把自已扔在大沙发里就不愿再动。忽然,我的传呼响了,一看,竟是子文:
  “晴儿,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想送你一件礼物,如果你愿意接受,请打开门。如果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子文”
  什么都没想,我急忙打开门,门外端端正正摆着一只装满红玫瑰的花篮,花丛中一只兔娃娃正豁着嘴向我微笑着。
  我笑了,我记得子文说我,无论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都小小心心的就像只胆小的兔子。
  我紧紧抱着那个毛绒绒的小家伙,心里暖暖的充满了感激。“子文,谢谢你!”看着小兔子我真诚的说。
  “为什么不当面对我说呢?”
  是子文的声音,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站在我的面前,手里正拿着手机。我目瞪口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子文彬彬有礼。
  我无可奈何,最终还是见到了子文,而且是离得这么近。
  他没有让我失望,长得英俊潇洒,但我还是看出了他眼神中的那一抹孤傲与不羁---这是一个极危险的人物,我相信我从前的推断。
  “你知道今天除了是你的生日以外,还是什么日子吗?”
  子文打破僵局,问我。我想不起来。
  “我们到今天认识整整半年了。”子文缓缓地说。
  “什么?”我一惊,我想起来了,六个月前的14日,情人节,我在网上“认识”了子文。天啊,半年了!
  虽然在电话里已经很熟悉了,但真正面对面时,我还是觉得不自然。令我奇怪的是,子文似乎也有同我一样的反应,他默默地抽着烟,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突然想起子文常一本正经却问得我胆颤心惊的一句话:晴儿,你在我心里完美得象个天使,告诉我,我的感觉是真的,对吗?
  其实我不漂亮!
  “这么晚了,你……”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话一出口才发觉自已竟是在下逐客令。
  “好吧,晴儿,我走了,祝你生日快乐,做个好梦。”他站起身。
  “我送你。”我低着头。
  子文在我面前站着,并没有走的意思,我抬起头,正迎上他看我的目光。我的心里竟一阵莫名其妙的慌乱:“你……”
  “还记得我们每次说再见之前的那句话吗?”子文的语气有些怪怪的,嘴角漫过一丝促狭的微笑。
  我大惊,他指的可是那句“Kissmeother”!
  看我不知所措,子文大笑,不等我有任何反应,他竟一把拉我入怀,接着,他吻住了我的唇!
  他的嘴里有一种淡淡的,烟草的味道。
  子文极绅士地向我说了再见,走了。留下我一个人蜷缩在沙发里,黑暗中,我知道自己在流泪,却没伸手去擦,一任泪水在脸上滂沱成河。
  从此,子文再没给我打电话或是传呼,二个月后,我接到了子文的婚宴请帖。我感到突然随即又释然,但我却解释不了自己的这份平静。
  我只给他打了个传呼:祝你幸福!
  不久后的一个深夜,正当我埋没于满屋的烟雾中的时候,传呼响了,上面打着:“网事如风,但愿风过无痕!”
  没有署名,但我知道是谁!
  我想哭,却没有眼泪。指间的烟已经燃到了尽头。
  我笑了,把烟蒂狠狠碾灭在烟缸内。
成人用品 www.w91.cn 女性用品 仿真器具 AV棒 多点刺激 转珠伸缩 G点刺激 穿戴坐骑 双峰刺激 跳蛋 女性欲望提升 舌舔唇吸 缩阴 女用后庭 女同专区 个人护理 男性用品 延时用品 增大助勃 女优名器 飞机杯 充气娃娃 实体娃娃 男用后庭 阴臀倒模 男同专区 延长套延时环 润滑延时 延时催欲 润滑液 后庭润滑 按摩油 情趣用品 同志用品 虐恋游戏 助情香水 情趣家具 跳蛋 女性欲望提升 舌舔唇吸 延时用品 延长套延时环 常用震动棒 情趣内衣 性感裙装 丝袜网袜 开裆连体 三点激情 制服诱惑 安全套套 浮点螺纹 爽滑超薄 持久延时 特色安全套 情趣内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匿名  发表于 2020-5-23 03:09:04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催情香水 成人用品 游戏 保温材料 喷码机 食品机械 安防监控 复印机 包装袋 广告服务 真空泵 制冷设备 石材 汽车用品 物流设备 性保健品 自慰器

Archiver|手机版|性保健品

GMT+8, 2020-6-4 05:17 , Processed in 0.046881 second(s), 22 queries .

网站地图

回顶部